2019年04月15日
第A13版:品读 文苑

书蒙尘

□ 谢汝平

书蒙尘是令人痛心的。一是很久没有读书了,没有亲近这个可以信赖的朋友;二是人懒了,或病了,要不就是艰辛奔波出了远门,连卫生都来不及打扫。

既然不读书,当初买它干嘛?灰尘都看不下去了,想要安慰安慰,却不料弄巧成拙,让书本也心生懒意,百无聊赖中竟连伸个懒腰抖落灰尘都不愿,真让人怜惜。当手指触摸到书本,封面印上清晰的指纹,那是令人非常不爽的事情,仿佛脏了的不是书,而是自己的心灵。

那些灰尘,也是求上进的灰尘么?毕竟,不是所有灰尘都有机会粘附到书本上。最残酷的灰尘,在古代边关的疆场上,被北风劲吹不算什么,被马蹄踏伤不算什么,被刀枪剑戟误杀也不算什么,要是被战士鲜红的血液染红,就成了永远的伤痛。最卑微的灰尘在如今的工地上,汗流浃背的身体穿着看不出颜色和布纹的工作服,脸上都是被汗水濡湿的灰尘,只剩疲惫的眼睛在闪着不屈的光茫。最尊贵的灰尘应该在皇宫里,其实那不是普通灰尘该去的地方,那里等级森严,防卫严密,不管是人还是灰尘,因为皇权的重压,都体会不到生活的乐趣。最文雅的灰尘,当然在书房,迎着早晨崭新的阳光,听着主人琅琅的读书声,灰尘也会心情大好,间或也能背颂几段。

那些灰尘,莫非就是所谓的红尘?相信灰尘与灰尘也有美好的爱情,也有亲密的家庭,也需要恋爱结婚生子来延续灰尘的生命传承。相信书本上的灰尘,也是才子佳人的偶遇,也是剑客游侠的江湖,也是贩夫走卒的市井,也是贫苦农民的田间地头。动人的故事在书里,爱恨情仇表达在文字,喜怒哀乐在读书人的脸上,也在灰尘们丰富的表情中。人一生过去最终化为尘土,喜爱读书的人还会飘来书房,生命是否轮回并不重要,只需将爱书的情怀保留。灰尘的数量远远大于人类,也比脆弱的人类更加坚强,相信不管到了哪一天,即使人类消失,灰尘仍在,只不知灰尘所钟爱的书本是否还在,能否有谁读得懂?

那些灰尘,在人捧书就读以后,被突然驱散。这是无法避免的事情,跌落的灰尘们要重寻稳妥的落脚处,尽管也曾力求上进,但宿命似不可违,最终落得尘归尘,土归土。但即便这样又如何,不管怎样低贱渺小,也曾是读过书长过见识的灰尘。倒是失去了表面的灰尘,书本露出崭新的本色,像久居深宫的美人,面露欣喜也难掩心中委屈。也许,书蒙尘就像失宠的皇妃,背地里也有一出出争宠宫斗的好戏,只是无法转换成票房或收视率,亦甚可惜。

灰尘积攒得多了,会不会完全蒙住书本,还是像埋在土里的种子?如果要达到这种境况,实非一时一日之功,可能要几辈人都不动书本。这样蒙在厚厚尘土中的书,文字还是那些文字,思想还是那些思想,总有一天会萃发新芽,或许能长出什么新的东西也未可知。

2019-04-15 5 5 株洲晚报 c1471100.html 2 书蒙尘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