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6月12日
第A14版:品读 行走

▲清泉桥 刘厚德供图

钟灵毓秀墨龙村□ 刘厚德

我总怀着一颗好奇心,踏进大山深处揭开一个未开发的古文明村落。5月26日早上,我再次来到茶陵县火田镇墨龙村。

山里人最盼有条好路

乍到墨龙村,村干部谭禾生热情地接待我。我们直奔主题,他简单介绍村情况。他说:“墨龙村是由原麦庄、江东、梯垅三个村合并而成。本村有18个村民小组,1107人。其中原麦庄、梯垅二组处在崇山峻岭之中,属武功山脉延支,山路难行。山路陡峭成为当地脱贫致富的‘瓶颈’,没有好路,山里老百姓与外界交往很不便利。”

接着他又介绍村里的种植和养殖情况。他说:“本村百姓以种植黄桃、大蒜、生姜为主,养殖高山土鸡、黄牛、黑山羊,现都形成了规模。谭禾生内心牵挂着百姓的事,嘱托我好好地把墨龙村的高山美景和老百姓的企盼传递出去。

我在综治专干刘光辉带领下直奔墨龙村各地采风。从墨龙村村部出发,沿盘山公路往梯垅方向行走。公路一侧是悬崖峭壁,周围云雾缥缈,像极了一条缠在腰间的玉带。刘光辉告诉我,这条高山公路是在市扶贫队和县交通局领导关心下在悬崖绝壁上打通的,到现在还没有硬化水泥路,下雨天雨水冲洗路面,路面坑洼难行。山里人恳请上级领导关心此路,早日圆世世代代住在这大山里的百姓之梦呀!

古石桥见证山村悠久历史

经过一个多小时颠簸,我们到达梯垅腹地。走进树林,山中空气那么清新,溪水哗哗地流着。溪旁的柳树在微风中摇动着枝条,像一个个美妙少女在翩翩起舞。我们沿着小溪往前走,两旁的柳树映照在水面上,显得格外肃穆幽静。

在群山深处不时会有一口泉水流下,化作一条条小溪从山石上一跃而下,形成一片片清秀的瀑布,朝下面的山岩深情地拥抱。山村四周被竹林包围,被雾包裹着。顿时我感慨良多,人说,看雾即如读诗,雾不仅给我的心情涂上一层色彩,又让我品读这首意境高远、含蓄深厚的小诗。我也曾多次穿梭于我的人生之雾中,也曾迷失方向,困顿迷惘。

走进梯垅组,三座古老的石桥映入我的视野。它们并行排列,相隔不到300米,分别叫余庆桥、中柱桥、清泉桥。这三座石桥相传建于清乾隆时期,连接梯垅组通往外地的山路。站在桥上,可看到它全身被藤蔓缠绕着,倒影映在水中,河岸边错落有致的民宅,层叠飞翘的檐角,青砖黛瓦,无不透露着这山村的历史久远。

石桥两旁斑驳的石柱,古老而典雅,隐隐约约透出一种威严的气息,每个走过的人,都忍不住轻轻抚摸一下。这三座石桥已经非常陈旧,甚至摇摇欲坠,桥上刻的花纹和字迹也已模糊不清,可当地百姓还是喜欢它,尊重它,赞美它。古朴、典雅,正是梯垅的特色。

周纪勋故居亟须修葺

我依依不舍离开了三座古石桥,前往梯垅周氏家庙。该庙始建于光绪丁未年,被毁于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到了1940年,当地乡绅周纪勋为首捐资重建周氏家庙,它端庄大气屹立在大山深处,矗立在天地之间。此时我想起余秋雨散文《庙宇》,确实被书中故事所感动。有些人皈依佛教,潜心论道;有些人被迫无奈,红尘滚滚、清静难寻,有多少人做到修心参禅呢?每当哼起“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青灯古佛、转眼千年云烟飘过”时,我的心就平静了很多,体会到人最完美的心境。

从周氏家庙后面走几步,就到了周纪勋的故居。故居破败不堪,碎瓦满地,杂草丛生。风儿吹着竹子吱吱作响,仿佛诉说当年周氏家族的繁荣。

周纪勋虽是茶陵县首富,但为人谦虚谨慎,仁慈厚道。1936年3月,湘赣边区游击队在谭余保的领导下实施“吊羊筹款”之策,当时谭余保找到周纪勋,命其办理枪支100支(其中短枪10支、弹药万发),绒衣、绒裤、脸盆、洋伞、蚊帐各300件;此外还有药品、油印机两部,总共筹款1万元(银元)。

解放初期周纪勋被关押,谭余保知道后,通过茶陵县委书记韩曙光,才把他释放。周纪勋晚年移居县城,政府给予他生活保障。

我站在那幢残缺的房屋前思考着,这样的开明地主曾经为中国革命做过杰出贡献,却湮没在历史长河里。我们现在可不可以修葺其故居,供后人瞻仰呢?

深山里的古杉和飞瀑

“七仙女”传说源远流长

接下来,我们登上了鸡冠石山,山上有清爽宜人的绿,满眼望去青绿的七座山峰一座连一座。传说七座山峰是七仙女化变而成,玉帝的七个女儿,厌倦天庭的生活,偷偷下凡到人间,看到鸡冠山美丽的风景,就在山顶上的天池里洗澡。此时正不巧,观音受玉帝派遣下凡视察,发现了此事并禀告玉帝,玉帝大怒,把七仙女打入凡间,从此七仙女化作七座山峰。至今这里留有七仙湖(七仙洗澡湖)、七仙台(七仙梳妆台)。

在下山时,我们来到龙开富将军故居。龙将军1926年参加革命,曾任毛主席通信兵,中央军委直属政治部主任,后勤生产指挥部主任,四野四十四军后勤部长,沈阳军区后勤部副部长。

墨龙的山最毓秀,墨龙的水最清甜,墨龙人民最善良,这里的一切深深地镌刻在我心中。不久的将来,这里会是茶陵最值得去的钟灵毓秀之地,迎接八方游客。

我们接着赶往梯垅组后山看古杉。古杉位于墨龙村梯垅组深山处,从山脚到半山腰,攀藤跃石,才能找到那棵距今500年的古杉。它高14米、直径1.1米,传说民国时期,江西莲花有一名大财主闻有此树,愿出50银元买下它做棺材,以显其富贵,却被当地人拒绝。该树如今枝繁叶茂,长势良好。

上山下山全靠两腿徒步。群峰相连,山路十八弯,遇雨天迷路常有的事。去山顶途中,只有白云,没有人家。刘光辉说:“我们这里有更美的风景等着你去欣赏。”于是,我跟着他步行三十多分钟,越过几座山峰到了墨龙村白水冲组。

从山顶向四周眺望,众山尽收眼底。高山云雾弥漫,我的视线全被山雾挡住了。我们继续徒步爬山,半个小时终于看到了白水瀑布,它位于白水冲组后山的半山腰。瀑布长约120米、宽20米,泉水从石缝隙而去。飞瀑翻滚着白色浪花,水珠飞溅,迸发出春雷般的响声。我突然想起唐代王维的诗:“不知香积寺,数里入云峰。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薄暮空潭曲,安禅制毒龙。”这时我面对瀑布陷入深深的思考中……

2019-06-12 5 5 株洲晚报 c1476218.html 2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