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8月14日
第A07版:城事 帮办

下班走楼梯一脚踏空摔伤 谁来赔他的医药费?

▲杨先生正在医院接受治疗 记者 姚时美 摄

昨日,杨女士拨打晚报新闻热线28829110反映:我弟弟在芦淞区一家服装厂上班,8月6日晚上下班,从服装厂下楼时踩空,不幸摔成重伤。服装厂老板和房东共出了36500元医药费就不愿再出了,现在动手术又要约七万元费用。

记者 姚时美 核实

下班走楼梯,他一脚踏空摔伤

昨日上午,记者在市中心医院见到受伤的杨先生,因伤势严重,他已经不能说话。经医院诊断,杨先生全身多处骨折,左肺少量渗出病变,考虑创伤性湿肺。

据杨女士介绍,他们来自新邵县,弟弟在新芦淞服装都市工业园附近的彪彪服装厂打工。8月6日,他从早上7点半一直工作到晚上11点50分下班,因工作时间太长,导致精神恍惚,身体疲劳,加上下楼楼道昏暗,彪彪服装厂所租厂房的房东又在二楼装修,把原有的防护窗拆除了,又没设置防护措施和警示标志,导致弟弟从二楼踩空摔到一楼,不幸摔伤。

事发后,服装厂老板彭先生垫付了16500元医药费。经家属多次交涉,8月12日,彭先生和服装厂房东易先生各自拿出1万元垫付医药费,但是弟弟要做手术,医药费还要约七万元,服装厂老板和房东都不愿意出钱了。

工厂老板:建议走法律途径

杨女士说,服装厂在五楼贴有告示,禁止员工坐电梯,平时也确实不准员工坐电梯,要不然弟弟不会出事,服装厂有责任。另外,施工现场没有设置安全警示和防护标志,导致弟弟下楼梯踏空,房东也有责任。

随后,记者来到出事地点,只见二楼有施工迹象,这里原本是个茶餐吧,用玻璃做隔墙,现在玻璃拆掉了,大门已上锁。经核实,杨先生是从茶餐吧的隔墙玻璃处掉下去的。

服装厂老板王先生表示,他咨询过法律人士,杨先生的遭遇不属于工伤,他是出于人道主义,垫付了部分医药费。至于承担责任,他建议杨先生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记者联系房东易先生,他称在外地出差,未对此事做出回应。

2019-08-14 5 5 株洲晚报 c1482135.html 2 下班走楼梯一脚踏空摔伤 谁来赔他的医药费?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