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9月11日
第A17版:时事 焦点

警察上午抓,法官下午放 香港暴乱分子为何能逍遥法外?

“港独”分子黄之锋9月8日在香港国际机场再度被捕,理由是“违反保释条例”。但据报道,香港法官9日确认,原保释文件提到黄获准离港开始日期写错(8日写成12日),现批准其9日至23日可离港,前往德国和美国,其他保释条件不变。黄和“港独”骨干周庭等乱港分子8月底被香港警方拘捕后,香港法官曾很快允许他们保释。

这种“上午被抓,下午保释”的怪现象,在香港乱局中不断上演,被认为凸显香港法律在应对暴乱方面存在明显的缺陷。许多爱港人士表示,香港保释制度绝不能成为暴徒的“保护伞”。

▲“港独”分子黄之锋

▲香港东区裁判法院裁判官、印度裔女法官钱礼

香港实施的是英美的普通法系

香港某些法官采用“双重标准”

香港外籍法官影响力还有多大

与一些乱港分子很快被保释形成反差的是,8月20日,一名内地男子因在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大门喷涂“中国必胜”字样迅速被判监禁4周。香港某些法官采用“双重标准”的做法,引起多方质疑和批评。

谈到为何会出现这样的“差别对待”时,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田飞龙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香港法官受到的是英国式的普通法训练,且经过“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的考核、推荐、遴选,由特首进行任命。田飞龙认为:“香港法官普遍秉持与西方一致的法治理念以及关于自由和权利的价值观,因此在涉及香港社会比较重要的社会运动的案件中,法官通常会表现出对抗争者权利的偏袒。”他举例说,在此前的非法“占中”和最近的“反修例”风波中,这种偏袒都表现得十分明显。

武汉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两岸及港澳法制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祝捷认为,在判决中采取不同态度,是一些接受英美普通法教育的香港法官的固有逻辑。“无论是在英美,还是在香港,政治对司法的介入是非常深的。”祝捷对《环球时报》记者强调说,一些香港法官在判决中,自然地会将深受西方政治理论影响的个人政治立场带入其中。

香港各级法院大量聘用外籍法官

钱礼这样有国外背景的法官在香港司法系统影响力到底有多大,是很多人关心的一个话题。根据《基本法》规定,终审法院和最高法院首席法官必须是中国公民,其他法官和司法人员则可根据需要,从其他普通法适用地区聘用。由于香港特别行政区司法独立,终审法院是香港最高级别的审判机构。所有上诉到终审法院的案件,必须由5名法官出席审判,即首席大法官(或受其委托的法官)、3名常任法官和一名非常任法官。根据香港终审法院官方网站公布的信息,目前的首席大法官是马道立,3位常任法官中有一位外籍法官,近20位非常任法官中仅有陈兆恺与邓国祯两位中国法官。有香港法律界人士表示,外籍法官在终审法院占据大量席位已成惯例。

随着香港司法本地化的发展,香港区域法院、裁判法院中的中国法官已经是大多数,但外籍法官对香港司法系统的影响力依然不小。一位香港法律界人士评论称,在一般案件上,外籍法官表现比较专业,但在涉及国家安全的案件上,立场问题很可能影响他们对案件的判断。田飞龙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培养更多的本地法律人才替换外籍法官是香港司法本地化的核心,只有这样,才能够在涉及国家利益和公共秩序的案件中,做到真正的公正判决。

(据环球时报)

“警察抓,法官放”的现象近来在香港的确屡见不鲜。7月31日,40多名被控参与上环暴力事件的嫌疑人在提讯当日获准保释。8月,3名暴徒非法禁锢、甚至非礼一名女士,但法院审理时,他们全都获得保释。

40多岁的香港市民陈先生提起这些乱港分子“上午被抓,下午保释”十分不满,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我曾经认为香港独立的司法体系很公正,这也是香港经济能很好发展的重要原因,但最近法院的一些判决让我和身边的人十分失望。”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学院前副院长顾敏康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香港的原则是“保释为主,羁押为辅”,而保释机制有“原则保释、拒绝例外”之称。南开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台港澳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李晓兵对《环球时报》记者介绍说,香港实施的是英美的普通法系,这一法系的刑事诉讼制度偏向强调保障个人的权利与自由,比如英国1791年通过的“人身保护令”制度就是这样一种体现,而保释较为宽松也是这一倾向的表现。

按照香港《刑事诉讼程序条例》第9条,法庭在处理被告的保释申请时,会考虑的因素包括:案情严重性、证据充分性、被告潜逃可能性、被告继续犯案可能性等。而香港回归以来,为保障香港司法机构的独立性和审判权威,内地对于香港司法机构的日常审判事务采取的是不干预的态度。

《大公报》等媒体认为,香港各级法院大量聘用外籍法官,而这些人存在“政治效忠问题”。他们对2014年非法“占中”以及此次“反修例”风波中的判决影响显著,如8月30日负责审理黄之锋等人案件的是东区裁判法院的法官钱礼。

钱礼1957年出生于印度,20多岁时在香港大学学习法律。作为法官,她的判决公正性近年来一直遭到香港舆论的质疑。

非法“占中”期间,时任警司朱经纬到旺角执勤维持秩序,期间被指打伤市民。2018年1月,已经退休的朱经纬被判有罪并获刑3个月,此案的法官正是钱礼。朱经纬提堂时,曾有大批香港市民到法院为其申冤,声称判决不公,要求撤走外籍法官。香港警察队员佐级协会也发表声明称,判决“严重打击前线人员士气”,令人“极度失望”。

2019-09-11 5 5 株洲晚报 c1484651.html 2 警察上午抓,法官下午放 香港暴乱分子为何能逍遥法外? /enpproperty-->